对于三明治类似物而言,上下两层的面包皮和中心的填料究竟哪一个更重要呢?难道是面包皮更重要吗,毕竟没有面包皮就不存在三明治,但又不能完全忽略填料的重要性,毕竟大部分人总可以接受全麦面包和白面包的差异,但板烧鸡腿堡与麦辣鸡腿堡的差异完完全全可以说得上是天壤之别。如果换个问法,在一大口咬下去后,带来更明显感知的是谁呢?皮儿还是馅儿呢?
果然压根就没有标准吧,有人喜爱肉饼的芳香就肯定会有人爱着面饼的沧桑。
某种程度上,我也在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一种类似的三明治结构了。在大多数时间里我总是戴着一副善意的温和的谦逊的面具,其下隐藏着混乱的无序的疯狂的某个我,然而如若继续深探,向下穿过恶臭的沼泽之后则又是一幅春和景明的样貌了,而我的深度也似乎到此为止了。
哈,一个只能从上往下一层一层吃下去的三明治,真是奇怪的吃法呢。

最后修改:2024 年 05 月 31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